現在位置:首頁--三晉名人--古代名人

藺相如:智勇兼美的謀臣

  尋訪精神:容
  尋訪地理:藺相如墓,在今山西古縣藺子坪村。藺相如,戰國時期趙國上卿,在強秦意圖兼并六國、斗爭逐漸尖銳的時候,不僅憑借著自己的智慧和勇氣,讓秦國的圖謀屢屢受挫,更難得的是,他有容人之量,以大局為重,“先國家而后私仇”,是一位胸懷廣闊的政治家。
  游走于文明積淀厚重之地的文人,難得輕松。舉手投足,踏足郊野,所見所聞,時時魂牽夢繞,一瞬間,時空輪轉,千年故地,多少古圣先賢浮現眼前。歷史與現實,靈魂與存在,古今交錯,“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睹舊物,思幽情,對比不堪的現在,遙想莫測的未來,令人瘋狂的想法,沉重負擔,漸漸才下眉頭,又上心頭。這恐怕不是文人的多愁善感,而是山水空氣之間,精靈彌漫,歷史太重,故事太多,與現在格格不入,令人窒息之故。
  所謂“文明積淀厚重之地”,譬如:山西。聽說大名鼎鼎的藺相如之墓在山西,在古縣之時,既驚訝又坦然。驚訝是因為,古縣距生我養我的故鄉———霍州不到100公里,而且霍山綿延,一脈相承,老鄉中的前輩,竟有如此名流大腕?坦然是因為,山西的名人、名地太多,幾乎每一座山脈、每一片土地都承載著太多的歷史文化,所謂“厚重山西”是也!
  所謂文人,決不是如我一般,略知皮毛、孤陋寡聞之輩,當是浸淫于博大精深文化之中的智者。當然,也不一定是文化程度高、學位高、職稱高的學問家才行。在山西這塊傳統文化的聚集地上,可能一個老農、一個工人、一個小職員,普通人舉手投足、一言一行,或許就是一種文化的深刻領悟,因為文化早已沉淀為民俗,抑或是人情世故。所以,沉重的人很多,窒息的感覺,彌漫著。
  所謂窒息,實在是“痛”之所致。何來的“痛”?千古悠悠,滄海桑田,先人之美名也罷,壯舉也罷,放在變幻莫測的現實之中,如電影中的蒙太奇,不停地快速切換,讓人無法接受,不堪時間之重,痛在古今之變,獨愴然而涕下。
  趙人藺相如
  《史記》乃“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到今天,中華歷史漢之前,最翔實、最可靠的文字記載,仍然只有《史記》一家。而司馬遷,偉大的歷史學家,曾記載了英雄藺相如的事跡。
  《史記》說:“藺相如,趙人也,為趙宦者令繆賢舍人”。繆賢,太監,藺相如是他的門客,出身微賤,如何能名垂青史呢?三件事:完璧歸趙,澠池會,將相和(也叫負荊請罪吧)。
  趙惠文王時,得天下美玉,叫和氏璧。秦昭王聽說了,說要用15座城池換璧。趙王一時手足無措:說把璧給秦,怕秦城不可得;說不給吧,秦強趙弱,怕秦以兵來打。繆賢推薦,藺相如奉璧入秦。
  秦王本來就是恃強凌弱,想霸占寶物,沒說用城交換的事,藺相如一怒之下,持璧睨柱,說:“大王必欲急臣,臣頭今與璧俱碎于柱矣!”秦王大驚失色,退步求和,假裝要劃城給趙。藺公早就識破其詭計,要秦王齋戒五日再說,隨后悄悄派人從小路歸璧于趙。等秦王再召見時,藺相如坦言,璧已歸趙,因怕秦不守信,必須先割地再給璧,不行的話,你把我煮了吧!秦王一想,殺了相如也不能得璧,算了吧,放相如一馬。這就是“完璧歸趙”。他不辱使命,趙王大喜,封為上大夫。
  后來,秦攻打趙國,殺了兩萬多人,秦王根本沒把趙放眼里,準備叫趙王澠池相會,羞辱一番。秦王飲酒酣,曰:“寡人竊聞趙王好音,請奏瑟。”趙王鼓瑟。秦御史前書曰:某年月日,秦王與趙王會飲,令趙王鼓瑟。”
  好個藺相如,挺身而出,端著個盆子(缶瓦非得讓秦王敲,秦王大怒,不干。相如曰:“五步之內,相如請得以頸血濺大王矣!”這就要玩命吶!嚇得秦王只好聽命,于是趙國的史官寫下了:“某年月日,秦王為趙王擊缶瓦。”這就叫“澠池會”,相如功大,封為上卿。
  《史記》中的人物分為三個級別:本紀、世家、列傳。秦王最高,在本紀之中也屬前列,帝王中的帝王;而藺相如地位很低,和廉頗一起在列傳第二十一,也就是百姓中的豪杰。以百姓之位,敢叱咤帝王,弄得秦王狼狽不堪,可見相如之忠、之膽。
  兩次交鋒,奠定了藺相如在趙國的地位,官職提拔,比攻城野戰,聲名顯赫的廉頗還高。廉頗不服,百般相辱,而藺相如卻一退再退,百般忍讓。手下人看不過說相如沒骨氣,再這么下去,沒人愿意打下手了,藺公一笑,說:你們看廉將軍和秦王誰厲害?當然是秦王了,那么“以秦王之威”,我藺相如敢“廷叱之,辱其群臣”,為什么我就怕個廉頗呢?告訴你們吧:秦國之所以不敢攻打趙國,就是因為有廉將軍和我在,如果我倆兩虎相爭,必有一傷。我之所以忍讓,是因為“先國家之急而后私仇也。”廉頗聞之,負荊請罪,二人遂成刎頸之交。這就是“將相和”,藺公深明大義,顧全大局,感動了廉頗,名傳天下。
  在《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中,描寫的人物不少,除廉、藺二人,還有趙奢、李牧等名將,但我們注意到,在文章末尾加入評論的“太史公曰”中,凡67字,字字千金,全部是表彰藺相如的,全文如下:“知死必勇,非死者難也,處死者難。方藺相如引璧睨柱,及叱秦王左右,勢不過誅,然士或怯懦而不敢發。相如一奮其氣,威信敵國;退而讓頗,名重太山。其處智勇,可謂兼之矣!”
  藺河·藺公祠
  司馬遷只是說,藺相如,趙人也。并沒有其籍貫、故里、墓葬和后裔等的記載。近年來,孟繁仁先生等一批學者通過對史料及實地的考證、考察,得出了藺相如系古代岳陽縣(今古縣)寶豐村人,其后裔為避秦王迫害舉族移居到趙城許村和洪洞縣等地的結論。
  說實話,出發去尋訪藺公墓地之前,心里頗有些惴惴不安。即使史學界已有眾多史料的證明,但墓地這種文物,只要一天沒有挖掘,沒有科學的鑒定,誰也不敢把話說死。
  不過,據說最有經驗的考古學家,有時靠的是多年的經驗帶來的敏銳的感覺,或者叫靈氣。我雖不懂考古,但實地尋訪一趟,采些民風,找點感覺,也至于驚了藺公在天英勇之靈吧?還是去去的好。
  春日,先到安澤縣住下。之所以先到安澤,是因為安澤、古縣本是一縣,而藺公故里,據說離安澤近,離古縣遠。同行的史壯寧君生在安澤,長在安澤,他在故鄉還有采訪任務。
  次日,出安澤縣城,沿沁河向北,依山而進。我開玩笑說:吃了安澤的水,粗了脖子細了腿。壯寧兄說,缺碘的水不在這片,這片是好水,況且這幾年的改造,幾乎見不到你說的那種狀況了。
  沒想到確實是好水,沁河清清洌洌,加上周邊的山、新鮮的空氣,心情暢快,興致勃勃。不遠,岔開路,沿一條小河蜿蜒而上,壯寧說,這就是藺河。
  《岳陽縣志》記載:“藺河,縣北八十里,從寶豐村后藺公墓發源……入沁河。李灼詩‘藺水瀠洄獨系情”即此。’”
  未見藺公墓,先睹藺河情。在和川鎮,藺河旁,我們進了酒廠。酒亦有情,名叫“將相醇”。小小酒廠,老板樸實,話不多,熱情好客。小鎮民風淳樸,司機連師傅給手機充電,路邊小店的人二話不說,還招待喝茶,聊了半天。
  沒想到,回來一查,這和川鎮,曾是藺公祠所在。更沒想到,一路的好興致,也就從這小鎮往后,戛然而止。
  痛并不快樂著
  出河川,進寶豐,就從安澤到了古縣,山勢開始陡峭,藺河水越來越小不說,鋪天蓋地的小煤窯、小焦化廠來了。
  臟!空氣臟、地下臟、水也臟了,路邊的人竟有許多說著南方話(溫州炒煤團?),害得我們一路問去,竟差點走錯路。終于,在一個小山洼里,看到了高高大大的土堆,一陣狂奔,來到跟前,這就是藺相如墓了。
  小村子叫李(藺)子坪村,墓前三塊不同時代的碑,確定了它就是一代豪杰的葬身之地。
  田里的老人接過我遞的煙,說:唉!這墓子讓毀壞了。他說原先是大的一堆,文革期間,炸毀了一半,像路邊那棵參天大樹,原先有很多很多。
  我在墓的西邊,平生頭一次見到了盜墓洞,圓圓的,能容一個身子,起碼有三四處。三塊石碑分別是民國七年(1918年)、1960年、2000年立的,記載了藺公的生平。
  老農當然講了許多傳說、故事,在田里,在山邊,在風中,我聽著,時不時抬頭看見,不足500米處,那黑乎乎的小煤窯,我就這樣,懷念了一會那“一奮其氣,威信敵國,名重太山”的藺公,走了。
  有兩件事,讓我拜謁之旅變得不痛快:一是安澤縣政府的人說,安澤、古縣有一個協議,安澤宣傳荀子,古縣宣傳藺相如。就這,把兩個老祖宗分了;二是藺公墓周圍那些煤窯、焦化廠,在青山碧水之間張狂的不行,就這樣讓藺公看著他們“吃祖宗飯,斷子孫路”?
  我是個理想主義者,可能你會這樣說。是的,我寧可沉浸在司馬遷那激揚的文字中,在心中樹起古圣先賢的形象,而不愿看到,我們厚重的文化所賴以生存的土地,在一天天變黑,變臟,變得那么功利,那么面目皆非。
  也許,我們有錢了,百姓富裕了,但是有一天,當你從一個個黑窟窿旁掩鼻而過的時候,會不會想到地下有一個智勇雙全的先人,他怒發沖冠,而無可奈何!
  也許,我們文明了,人人知書達禮,但是有一天,當你翻開厚厚的《史記》,回到那悠遠的過去,突然發現那樣一個有骨氣、有個性、有魅力的英雄,他就在你身邊,而你無處可尋,無法寄托的時候,厚重的文化讓你心痛不已!-本文作者:房華,摘自《山西晚報》


來源:太原道

QQ:845106065 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滬ICP備18048164號
 
疯狂马戏团官网 竞彩足球让分胜负 美式足球比分 超级课程表怎么赚钱啊 22选5幸运之门 辽宁快乐12预测推荐 浙江快乐12走势遗漏 大话西游最赚钱职业 微乐麻将如何用微信登录 总进球数2-3 江苏时时彩平台 做短租房生意赚钱吗 7m网球比分 赌博公司即时赔率 香港赚钱的排行榜前十名 3D 梭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