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首頁--三晉名人--古代名人

張 遼:孫權的毒藥

  邊地崛起的英雄
  雖然張遼半生的功業都建立在安徽,但他是一個山西人。胡漢雜處兩千年的邊地朔州,是他出生和成長的地方。在他之后,這塊地方相繼崛起的英雄好漢有:爾朱榮、爾朱兆,賀拔允、賀拔勝、賀拔岳三兄弟,斛律平、斛律金、斛律光,乞伏周、乞伏慧父子,步大汗薩、叱列延慶、李克用、李存勖、李嗣源、安重海、劉武周、苑君璋、周德威、安審琦、尉遲恭、郭崇、李重誨……
  朔州出了這么多的英雄好漢、戰場猛將,并不是件奇怪的事情。這兒地處外長城之內,內長城之外,從蒙恬北擊匈奴始就先后是匈奴、漠南匈奴、鮮卑、蒙古、韃靼等民族和漢中央政權“拔河”的地方。這種地方的居民,除了習武騎射,征戰沙場外,剩余的選擇不多,想過安穩的農耕生活不大可能,除了塞外苦寒莊稼長不好的因素,即便長好耕地也將成為各民族軍人的跑馬場。
  張遼家就世代生活在這個跑馬場里———雁門馬邑。而他的老祖宗,則是當時一場重大歷史事件的民間策劃人———著名的“馬邑之謀”的始作俑者:聶壹。
  聶壹是朔州本地漢、匈民族邊境貿易市場上的一個商人,長時期對匈奴的熟悉和對西漢王朝邊患不息的焦慮,使他挺身而出,上書漢武帝,提出了一個“最后解決”匈奴人的建議:假意和匈奴人走私,誘使他們占領漢軍已設下伏兵的馬邑,而涉身犯險去引誘敵人的人,就是聶壹自己。
  但聶壹很不走運。千辛萬苦騙來的軍臣單于十萬大軍,在走到左云時就起了疑心。后來,單于驚恐萬狀地逃回沙漠,三十萬漢軍則從埋伏圈里灰溜溜地站起來,無功而返。聶壹一片丹心付于荒草,不但沒功,還成了漢、匈兩方都懷疑的人。為了避禍,他改姓為“張”。這是公元前133年前后的事。
  三百年后,老張家有一個男娃出世了,他便是張遼。
  從聶壹到張遼,歷時300余年,但朔州還是那樣地不安定,或者說,簡直亂透了。這時,正是“桓、靈之世”,外戚專權和宦豎之禍一波接著一波,百姓涂炭,民變蜂起,一場更大的禍亂和分裂正在醞釀中。這時的張遼,正和我們設身處地替他想到的一樣,只能習武從軍。他實在也沒有其他的出路可選擇。
  老天爺賦給這個小子的特殊資源是:它不但給了他一副好身板,還給了他一個聰明的大腦。既有武藝又有智慧的人在亂世中是很好混的。一株英雄的苗子就這樣出世了。
  略定北方,追隨曹操的“蕩寇者”
  如果按傳統的“忠義”觀來看,張遼絕不是一個“忠義之臣”。他青少年時走馬燈似地換過五個主人,也就是說,他至少跳了四次槽,炒了四個老板。但在由分裂走向統一的混戰中,他最終選擇了一個最有望一統天下的人———曹操,并在他統一北方的爭戰中立下了汗馬功勞。在這一點上,他無疑是明智和值得贊揚的。
  少年的張遼武力過人,并州刺史丁原首先聘用了他,讓他做“從事”,并讓他帶兵進京,就是從太原趕到河南洛陽。到了洛陽后,張遼受雇于皇帝的大兄哥、權勢人物大將軍何進(當時,何進最有可能剪除宦官,穩定天下局勢),赴河北招兵。招兵回來,何進已經在對付宦官的斗爭中徹底失敗,張遼轉附董卓;董卓伏誅,張遼再附呂布;呂布下邳被擒,張遼帶兵最后投了曹操———我們從上述跡象推測,張遼很可能是把從河北招來的兵勇當作自己的本錢,在各個軍閥中尋找合作機會。歸曹后的張遼此后沒有再跳過槽,一鼓作氣投入了曹操統一北方的戰爭中。
  曹袁官渡之戰后,曹操還有許多殘局急需收拾:袁紹原來屬下的人分崩離析,但均未歸曹,這些人有袁紹的三個兒子和一個外甥。袁紹原來也沒有統一的地方,還需要曹操去統一,如東海、烏桓、漢中、巴蜀、東吳等。張遼要打的,就是這一系列仗。
  建安六年,受曹操派遣,張遼和夏侯淵去略定魯國諸縣,將昌圍在東海。好幾個月后,曹軍的糧也吃完了,大家商議著要撤兵。但細心的張遼注意到一個現象:在打攻防的這些天里,昌有好幾次給張遼送“菠菜”,史書說是“屬目視遼”,而箭也射得稀少起來。張遼一分析,他認定這事實上傳達出來敵方在心理上的一種“依違兩可”的態勢。張遼立馬去驗證,對昌說:“曹公有個想法,讓我來轉達一下。”昌果然下馬來說話。于是,張遼先“親赴虎穴”,再說以恩威利害,昌順利歸降。
  本來,這是一場雙方都耗干了的戰爭,就像一局馬上將黃莊的小麻將,可因為張遼的細致,竟突然間讓曹軍開了和!難怪回朝后曹操一邊親熱地責備張遼“為大將者不可輕蹈險地”,一面樂得眼睫毛都開了花。而大腦夠用的張遼,則報以更高的馬屁:“憑著您在五洲四海的威望,誰敢動我一根毫毛?!”
  接著,張遼參與了對袁譚、袁尚的戰爭,征戰黎陽,攻破鄴城,攻下趙國、常山,招降緣山諸寇及黑山孫輕,攻破袁譚,攻破遼東柳毅……在統一戰爭中居功至偉的張遼,立馬被曹操封為“蕩寇將軍”。
  受封后的張遼繼續征戰,定江夏、破袁尚、斬蹋頓單于,從此使烏桓浸衰,云中、五原直至遼東一線以北進入了鮮卑王庭并立,基本服從中央政權的新時代。
  “東吳小兒不敢夜啼”———孫權一生最怕的人
  從曹操略定北方后,張遼發威的地方轉向南方,即今天的安徽省內長江以北地區,威懾的對象是東吳孫權,直至黃初三年病逝江都。
  《演義》中第五十三回描述的那場戰爭好像事實上并不存在。因為太史慈死于建安十一年,而張遼屯兵長社是始于建安十三年。但這半回書中描述的張遼出奇沉著地處理軍中驚變事態這回事卻是存在的,只不過它不是發生在太史慈利用奸細劫營的戰斗中,它沒有戰役的背景,也好像不是太史慈的死因。
  建安十三年夏六月,張遼屯兵長社。軍隊還沒有開拔,兵營里有人謀反,“夜驚亂起火,一軍皆擾”。這時,張遼制住左右,清醒地下令:誰也不要動。要造反,不可能一營的人都反。必定是少數人想以制造混亂的方式來擾動軍隊。不反的人都老實呆著別動。張遼率親兵數十人中陣而立。一會兒,就查到首謀之人處決了。
  但《演義》第六十七回說的那場戰斗卻是真的。張遼威震逍遙津,吳主孫權差點成了俘虜。
  建安二十年秋七月,曹操自己去征張魯,統一了漢中地區,蜀漢震動。張遼則與李典、樂進帶7000余人屯駐合淝,對東吳采取守勢。曹操臨去漢中時派護軍薛悌給主將張遼送了一個著名的“賊至乃發”的密函。而到八月,“賊”果然來了:孫權親率10萬大軍來圍合淝。
  張遼準確地理解了曹操密件的用意:敵兵十倍于我,肯定不能戰,但又不能一味被動地守。密件中教的戰術是:乘吳軍未扎穩時先沖一陣,勝一陣,打掉對方的銳氣,然后再勒兵堅守。
  于是勇將張遼和李典募集八百壯士在凌晨發起沖擊。張遼大聲叫著自己的名字帶兵猛沖,他一個人殺了兩員敵將,殺死幾十名敵兵,一直沖到敵方工事前,又沖到對方主帥孫權的大旗下。這一下,把吳軍主帥、將士都嚇傻了,“權大驚,眾不知所為,走登高冢,以長戟自守。”“遼叱權下戰,權不敢動。”(《三國志?魏書本傳》)事實上更為糟糕的是,被曹軍迎頭一沖沖掉銳氣的吳軍,在看清了曹軍的實力后也沒有能組織起像樣的攻勢來,甚至還讓張遼再沖殺了一個來回,救走了陷在吳軍中的曹營敢死隊。
  這樣,吳軍的士氣幾乎徹底瓦解了。吳軍圍合淝十余日后,孫權狼狽撤兵。
  孫權的撤退再一次激發了張遼的想像力,于是有了傳頌千年的張遼威震逍遙津的故事。
  吳兵踏上歸路,孫權和諸將在逍遙津北岸。張遼望見這個情形,立即驅騎步兵風一般掩殺過去。吳將甘寧、呂蒙等人力戰敵,凌統率著親近扶著孫權出圍,然后返回身回入戰斗,左右全部戰死。估計著孫權脫險了,凌統他們才倉皇回撤。而孫權騎著馬上了津橋后突然發現,前面丈余闊的河面上橋板已經被抽掉了。這時多虧一個牙將叫谷利的還冷靜,讓孫權“持鞍緩控”,自己在后面狠狠抽了一鞭子,才讓馬凌空跳過去。
  驚魂甫定的孫權被南岸趕來的賀齊接應回去,君臣二人有了下面一段凄惶的對白:
  孫權在大船上設宴,賀齊下席泣涕曰:“至尊人主常當持重。今日之事,幾致禍敗;群下震怖,若無天地。愿以此為終身之戒!”權自前收其淚曰:“大慚謹已刻心,非但書紳也!”(《資治通鑒》)
  這一戰后,曹操拜張遼為征東將軍。江東人傳言,此役以后,只要聽得“張遼”二字,小兒都不敢夜啼。
  此后的孫權視張遼為禁忌,就在張遼病重將不久于世的時候,孫權聞之猶畏之如虎。魏文帝黃初二年,遼還屯雍丘,得疾。是時,孫權對魏稱藩后又有反復,魏文帝曹丕遣張遼乘著船,和曹休一起到海陵巡視。聽到張遼又到了,“權甚憚焉,敕諸將:‘張遼雖病,不可當也,慎之!’”(《三國志?魏書本傳》)
  就在這一年,張遼又抱病與諸將同破東吳呂范。后病情加重,病逝于江都。
  張遼一生受到了曹操、曹丕兩代魏主的推重,身前身后,榮名已極。魏文帝曹丕即王位后,“給遼母輿車及兵馬,送遼家詣屯,敕遼母至,導從出迎。所督諸將軍將吏羅拜道側,觀者榮之。”(《三國志?魏書本傳》)黃初二年,為起第舍,又為遼母作殿。
  張遼故居在現朔州市東北30余里之大夫莊,村名即為張遼獲封謚后所改。據說原名劉家莊。大夫莊上現存漢代堡式建筑,人稱張遼老屋即在此,因名“張遼堡”。-本文作者:,摘自《山西晚報》


來源:太原道


QQ:845106065 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滬ICP備18048164號
 
疯狂马戏团官网 盛兴秒速时时彩开奖 nba比分直 河南十一选五前三组技巧 下载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亿客隆彩票 曾道人期期一码两码中特 新手怎么玩广东麻将 双色球十大专家杀红号 2006西班牙足球直播 J8彩票游戏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码 好玩的五子棋 香港麻将馆合法吗 智胜北单比分直播 排列三20复式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