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首頁--三晉名人--名人與山西

李白在太原——紀念李白誕辰1300周年

張厚余

  盛唐開元二十二年,公元735年,35歲的李白,偕同友人譙郡(河南亳州)參軍元演從東都洛陽啟程,經過太行山彎曲狹窄的羊腸坂道,前來北都太原。那時正是陰歷五月天氣,在崎嶇的山路上跋涉,已相當炎熱難耐;加之“羊腸坂詰屈,車輪為之摧”,備嘗了半個多月“摧輪不道羊腸苦”的李白,當走進這并州治所的城門時,感到非常疲累。

  與李白同來的元演是詩人老友元丹丘的本家,與李白也過從甚密。他們曾一起去隨州訪道,一起在漢東太守處做客。這次,元演要來探望任太原府尹的父親,遍游了江南的李白也想來看看燕趙之地的北國風情,于是二人便結伴同行。

  任太原府尹的元老將軍對李白特別歡迎,一則因為他是愛子的好友;二則因為他早已聽說李白的詩名。元老將軍雖然是一員桓桓虎將,負責鎮守北方邊塞,但也十分雅好文翰,極愿與文人學土結交,李白與兒子的一起到來使他寂寞的軍旅生活增添了無限喜氣。他把李白待若上賓,每天以美酒佳肴加以招待,并請他到處觀光,以至多少年以后李白還記著這位將軍的恩情,以深情的回憶表達他綿長的謝意:

  君家嚴君勇貌虎,
  作尹并州遏戎虜。
  行來北京歲月深,
  感君貴義輕黃金。
  瓊杯綺食青玉案,
  使我醉飽無歸心……

  太原是當時的北都,也稱北京,與東都洛陽、國都長安并稱三都。因為它既是北方的邊塞重鎮,又是唐高祖李淵的發祥地,因此在開元十一年升為北都。它雖不及洛陽、長安繁華,但古跡文物等人文景觀卻足可與之匹敵。李白最喜愛的是離城不遠的晉祠,那里有周朝的古柏和周成王“桐葉封弟”的唐叔虞祠,以及供奉他們母親邑姜的圣母殿(太原道注:圣母殿實為宋代修建,當時是否為供奉邑姜無法考證),還有唐太宗親筆寫的《晉祠銘并序》碑……這一切都使李白發思古之幽情,愛不釋目,留連忘返。但李白最愛的是晉祠難老泉那清清的流水和水中青青的綠草,那清澈見底的水面時而泛起粼粼微波,時而又波平如鏡,青綠的水草、悠悠的游魚就如同在鏡中一般,于是詩人情不自禁地吟出這樣美麗的詩句:

  時時出向城西曲,
  晉祠流水如碧玉。
  浮舟弄水簫鼓鳴,
  微波龍鱗莎草綠……

  那時的文人學士大抵是風流倜儻的,年輕的李白又非常豪放浪漫,何況元演又是府尹的貴公子,面對如此良辰美景,何能無賞心樂事,于是不免相邀二三歌妓流連于池邊水畔,輕歌曼舞一番。夕陽的余暉把她們的紅妝映得更加艷麗,清澈的池水倒映出她們娟秀的蛾眉,初升的新月給她們翩躚的舞衣上灑一片朦朧的清輝,妙曼的歌聲伴著悠揚的笛音琴曲索繞云飛……于是詩人又在陶醉中發的這樣的吟唱:

  興來攜妓恣經過,
  其若楊花似雪何!
  紅妝欲醉宜斜日,
  百尺清潭瀉翠娥。
  翠娥嬋娟初月輝,
  美人更唱舞羅衣。
  清風吹歌入云去,
  歌曲自繞行云飛……

  晉祠給詩人留下多么美好、難忘的印象呵,以至在20年后回憶起來還恍如昨日,猶這般鮮活真切。

  李白在太原盤桓了兩個來月,不覺就到了秋天。太原的秋那時是來的很早的,當陰歷七月大火星流向西方的時候,這里便西風乍起,花葉飄零,草木晨霜,秋云纖卷。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李白殷切地思念起遠在湖北安陸的妻兒來了,妻子許氏夫人身體不好,女兒平陽還在襁褓之中,山河遠隔,音茫信杳,現在不知她們怎樣了?在冷月高掛的不眠之夜,聽著汾河澎湃的濤音,他寫下了如下的詩句:“歲落眾芳歇,時當大火流。霜威出塞早,云色渡河秋。夢繞邊城月,心飛故園樓。思歸若汾水,無日不悠悠。”寫畢,又在前面加了“太原早秋”四字。

  李白想要走了,元演和他的父親元老將軍卻執意挽留。他們說:現在正是圍獵和放鷹的最佳季節,你這位豪放的詩人怎能錯過這樣的機會……再說咱們還有許多朋友沒有見呢,你怎能這樣匆匆地離開?李白見友人這樣誠懇、真摯,也便暫時打消了回家的念頭。

  不久,他就在汾河之濱的一片曠野上,欣賞了圍獵與放鷹并舉的奇觀。

  那一天,府尹元公親自披掛上陣,這位矍鑠的老將控弓如滿月,飛箭似流星,在落日熔金篝火竄空的獵場上縱橫馳騁,弦響處兔撲鳶落。李白還從未見過這般情景,他看得出了神,幾乎屏住了呼吸,一串精彩的詩句便如源源泉水涌向了思空:“太守耀清威,乘閑弄晚輝。江沙橫獵騎,山火繞行圍。箭逐云鴻落,鷹隨月兔飛。不知白日暮,觀賞夜方歸。”這幾行詩剛剛涌完,李白又看見彩霞繚繞的天空有一只如雪的白鷹,箭一般地飛來。它乘著秋風一下子竄上云霄,然后在空中盤旋,盤旋……忽然俯沖下來抓起一只野兔,一邊高叫著飛回元演面前。原來此鷹乃府君所養,每到秋高氣爽的八月都帶它到郊外放飛,這次是專門來給李白表演的。李白愛撫地摸著它的白錦毛,再一次讓它飛出去,就在這一收一放間,一首絕妙的絕句又涌上心頭:“八月邊風高,胡鷹白錦毛。孤飛一片雪,百里見秋毫。”在騎馬歸來的路上,李白乘興將兩首詩給并轡而行的府尹和元演吟哦出來,他們都擊節贊賞李白的詩才:怎么能成得這樣快,這樣好,這樣生動、準確,令人回味……

  李白在太原又住了幾個月。在這并州古城中,他目有所睹,心有所感,又寫了不少膾炙人口的詩篇,現存的59首古風中有兩首就是在太原寫的:“燕趙有秀色,綺樓青云端。眉目艷皎月,一笑傾城歡。常恐碧草晚,坐泣秋風寒。纖手怨玉琴,清晨起長嘆。焉得偶君子,共乘雙飛鸞。”這一定是李白目睹太原城中“綺樓”華屋中的“秀色”有感而發的詩篇,她們美如“皎月”而“坐泣秋風”,蓋因形單影只而佳偶難匹,這既寫出那些才貌雙全的女性的悲劇命運,同時也是詩人懷才不遇憂憤情懷的寄托。李白自25歲出川仗劍去國,辭親遠游,南窮蒼梧,東涉溟海。三十萬金散盡之后,入贅于安陸前宰相許圉師門下,與許女結為伉儷。其間曾上書安州李長史、裴長史、韓荊州,“遍干諸侯”;又親赴長安,“歷抵卿相”,希求以曠世之才獲得朝廷重用,但均所遇非人,一腔濟世報國之情皆化為泡影……如今與友人北來太原也是一種走投無路的無奈,雖然豪情如舊,但壯志未酬的隱憂怎能不時時襲向心來!這首“燕趙有秀色”和另一首“青春流驚湍”兩首古風,都孕含了“懷才抱藝之士,惟恐未能見用而老之將至”的憂思。正如曾國藩所評騭的:“美女求偶,皆喻賢才求主。不獨此首為然,亦不獨公詩為然……

  據《新唐書·李白傳》、王琦《李太白年譜》、《樂史·李翰林別集序》、《學圃蘇引李白集序》和《裴敬翰林學士李公墓碑》等典籍文字,均言李白在太原期間曾救過后來在平定安史之亂中立了大功而被封為汾陽王的郭子儀。當時郭子儀在軍中犯了事,要以軍法處置,由于李白的說合斡旋,才予以免罪釋放。若干年后李白因參與永王“平叛”事而身陷囹圄,多虧已經功勛卓著的郭子儀出面解救,甘愿以其官爵為李白贖罪,才得以使肅宗皇帝免其死罪而流放夜郎。其較詳之文曰:“郭子儀初在行伍間,李白客并州,于哥舒翰坐中見之,曰:‘此壯士目光如火照人,不十年當擁節旄。’屢脫其刑責。翰因署為牙門將。后子儀戡定安史之亂,歷諸道節度。及永王反,事干李白。子儀以官爵贖翰林,上許之,因而免誅。”有的學者對此事進行了考證,認為“蓋出自諸家稗說”;但不少典籍都如此記載,恐怕也不無根據。

  李白在太原還為自己的堂兄太原主簿李舒寫了一篇送人應舉赴京的序文:《秋日于太原南柵餞陽曲王贊公賈少公石艾尹少公應舉赴上都序》,內容從題目大體可以看出:三位朋友因應舉將去長安,乃在太原南柵設宴為之餞行,臨別時又寫序相贈,以表達朋友間的友情和希望。文中有“天王三京,北都居一。其風俗遠,蓋陶唐氏之人歟?襟四塞之要沖,控五原之都邑。雄藩劇鎮,非賢莫居”等語,這對太原厚厚的民風以及它在政治上、軍事上的重要地位都予以由衷的贊美,“非賢莫居”四字更表現出他對這一寶地的高度評價。

  李白在太原還寫有一首《贈郭季鷹》的詩,其中有句云:“河東郭有道,于世若浮云。”唐代并州屬河東道,郭季鷹當是李白在并州所識之友人,“如浮云”三字活畫出他超脫名利的飄逸性格。

  第二年即開元二十四年初秋,李白才辭別了元演父子,依依不舍地離開太原。臨行時府尹元老將軍贈送了他一件價值千金的狐裘,還贈送了他一匹名貴的“五花馬”,此外還饋贈了一筆豐厚的盤纏……太原城遠了,更遠了,但詩人將永遠不會忘記并州人給予他的深情厚誼,這情誼將支撐他如一葉扁舟似地出沒于未來歲月的風波里而豪情永在!

  (來源:太原道)


QQ:845106065 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滬ICP備18048164號
 
疯狂马戏团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 190aa即时指数 微信欢乐麻将外挂 金洋娱乐83086联系 51678棋牌游戏中心92 足球即时比分网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计划 AG日本武士基本走势图 双色球 澳洲幸运8官网 江阴山观电脑赚钱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 30选5一等奖奖多少钱 扑克魔术 五福彩票app下载西西软件 排列5近30期开奖号码